良缘由夙缔佳偶自天成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02日

  《幼学琼林》,别名《幼学故事琼林》,是明朝人程登吉所撰。程登吉字允升,是西昌人,也就是今天的江西新建。人们有如许一句评价:“读了《增广》会措辞,读了《幼学》走全国。”

  良启事夙缔,良伴自天成。蹇修与柯人,皆是媒人之号;冰人与掌判,悉是传言之人。礼须六礼之周,好合二姓之好。女嫁曰于归,男婚曰完娶。婚姻论财,夷虏之道;同姓不婚,《周礼》则然。女家受聘礼,谓之许缨;新妇谒先人,谓之庙见。订婚纳采,皆为行聘之名;女嫁男婚,谓了向平之愿①。聘仪曰雁币,卜妻曰凤占。成婚之日曰礼拜,传命之人曰月老。下采便是纳币,合卺系是交杯。执巾栉,奉箕帚,皆女家自谦之词;娴姆训,习《内则》,皆男家称女之说。绿窗是贫女之室,红楼是富女之居。桃夭谓婚姻之及时,摽梅谓婚期之已过。御沟题叶,于佑始得宫娥;绣幕牵丝,元振幸获美女。汉武与景帝论妇,欲将金屋贮娇;韦固与月老论婚,始知赤绳系足。朱陈一村②而结好,秦晋两国以联婚。蓝田种玉,雍伯之缘;宝窗选婿,林甫之女。架鹊桥以渡河,牛女相会;射雀屏而中目,唐高得妻。至若礼重亲迎,所以正人伦之始;《诗》首好逑,所以崇王化之原。

  本段属《幼学琼林》卷二 婚姻

  ①向平之愿:指后代婚嫁之事。东汉蓬菖人向长,字子平。《后汉书向长传》:“建武中,男女娶嫁既毕,于是遂肆意,与同好北海禽庆俱游五岳名山,竟不知所终。”

  ②朱陈一村:白居易五古《朱陈村》:“徐州古丰县,有村曰朱陈。去县百余里,桑麻青氛氲。机梭声札札,牛驴走纭纭。女汲涧中水,男采山上薪。县远官事少,山深人俗淳。有财不可商,有丁不入军。家家守村业,头白不出门。生为村之民,死为村之尘。田中老与幼,相见何欣欣。一村唯两姓,世世为婚姻”后称两家联婚为结朱陈之好。

  良缘原是早结,良伴乃是天成。

  蹇修和柯人,都是伐柯人的称号;冰人和掌判,都是传话的人。备六礼,才结婚事;联两姓,乃见好合。女子出嫁,叫做于归;须眉娶妻,叫做完娶。订亲要论财富,是夷处所行的恶习;同姓不成婚姻,是周公所定的礼法。女家受男家的聘礼,叫做“许缨”;新妇拜男家的祖宗,叫做“庙见”。“订婚”、“纳采”,都是订亲的别号;女嫁男婚,了却向平的意愿。雁币就是聘仪,凤占就是卜妻。成婚的日子,叫做礼拜;传命的人,叫做月老。下采就是呈送聘礼,合卺就是男女交杯。“执巾栉,奉箕帚”,是女家对男的谦辞;“娴姆训,习内则”,都是男家赞女的说法。绿窗是贫家女所住,红楼是大族女所居。《诗经》中桃夭的诗,是说婚姻的及时;《诗经》中摽梅的诗,是说婚龄已过。在御沟里漂流下了题诗的红叶,于佑才娶宫人;在绣幕外牵了红色的丝线,元振便得美女。若得阿娇,使她居金屋,是汉武对景帝的妇论;红线,可系男女足,是月老与韦固的论婚。朱陈一村两姓,几代结好;秦晋两国,几回成婚。杨雍伯种得白璧,对徐姓缔结夸姣姻缘;李林甫号令女儿,于窗下自选丈夫。牛女鹊桥渡河,七夕相会,叙些离情;唐高向雀屏射雀,两眼都中,因得贤妻。《礼经》极重亲迎,所以正人伦的起头;《诗经》首言好逑,所以崇王化的来源根基。

  Previous

(编辑:admin)
http://gregmcdade.com/zt/8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