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风·召南·鹊巢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06日

  维鹊有巢,维鸠方之。之子于归,百两将之。

  维鹊有巢,维鸠盈之。之子于归,百两成之。完美诗经译文及正文

  喜鹊筑成巢,鳲鸠来住它。这人要出嫁,车队来迎她。

  喜鹊筑成巢,鳲鸠拥有它。这人要出嫁,车队送走她。

  喜鹊筑成巢,鳲鸠住满它。这人要出嫁.车队成全她。

  维:发语词。鹊:喜鹊。有巢:比兴须眉已造家室。

  鸠:一说鳲鸠(布谷鸟),本人不筑巢,居鹊的巢。贵州民间传说斑鸠不筑巢,居其他鸟类筑的巢。居:侵犯。

  百:虚数,指数量多。两:同辆。御(yà):同“迓”,驱逐。

  方:并,比,此指占居。

  将(jiāng):送。

  盈:满。此指陪嫁的人良多。

  展开阅读全文 ∨赏析

  这是一首描写婚礼的诗。《毛诗序》以此诗为国君之婚礼。朱熹《诗集传》以此诗为诸侯之婚礼。从诗中描写的送迎车辆之盛能够晓得,应为贵族的婚礼,而不是一般民间的婚礼。

  关于此诗诗旨历来争议较大,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种概念:

  一、鹊喻新郎,鸠喻新娘。这个概念又分两种看法:(一)这首诗是诗人代新郎言说,表达了诗人对须眉的怜悯。喜鹊搭好了窝,鸠来栖身。新郎预备好了房子,新娘来栖身。以鸠居鹊巢比方女居男室。此说以姚际恒为代表。姚际恒《诗经通论》言:“按此诗之意,其言鹊鸠者,以鸟之异类况人之异类也。其言巢与居者,以鸠之居鹊巢,况女之居男室也。”姚氏之说,尊者甚众。但展开阅读全文 ∨创作布景

  关于此诗布景历来争议较大。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种:一、鹊喻新郎,鸠喻新娘。二、鹊喻弃妇,鸠喻新妇,这是一首弃妇诗。三、鹊与鸠并无明白所指,只是天然界的两种鸟,且此诗的论述者是与婚礼无关的他者。这首诗也可能只是一个与婚礼毫无关系的路人所作。

  王秀梅 译注.诗经(上):国风.北京:中华书局,2015:23-25

  姜亮夫 等.先秦诗鉴赏辞典.上海:上海词典出书社,1998:26-27

  蔽芾甘棠,勿翦勿伐,召伯所茇。蔽芾甘棠,勿翦勿败,召伯所憩。蔽芾甘棠,勿翦勿拜,召伯所说。——先秦·佚名《国风·召南·甘棠》

  国风·召南·甘棠

  蔽芾甘棠,勿翦勿败,召伯所憩。

  蔽芾甘棠,勿翦勿拜,召伯所说。完美诗经,怀人君子偕老,副笄六珈。委委佗佗,如山如河,象服是宜。子之不淑,云如之何?玼兮玼兮,其之翟也。鬒发如云,不屑髢也;玉之瑱也,象之揥也,扬且之皙也。胡然而天也?胡然而帝也?瑳兮瑳兮,其之展也。蒙彼绉絺,是绁袢也。子之清扬,扬且之颜也。展如之人兮,邦之媛也!——先秦·佚名《国风·鄘风·君子偕老》

  国风·鄘风·君子偕老

  玼兮玼兮,其之翟也。鬒发如云,不屑髢也;玉之瑱也,象之揥也,扬且之皙也。胡然而天也?胡然而帝也?

  瑳兮瑳兮,其之展也。蒙彼绉絺,是绁袢也。子之清扬,扬且之颜也。展如之人兮,邦之媛也!完美诗经,写人麟之趾,振振令郎,于嗟麟兮。麟之定,振振公姓,于嗟麟兮。麟之角,振振公族,于嗟麟兮。——先秦·佚名《国风·周南·麟之趾》

  国风·周南·麟之趾

  麟之定,振振公姓,于嗟麟兮。

  麟之角,振振公族,于嗟麟兮。完美诗经,赞誉

  古诗文网客户端

  诗词秀公家号

(编辑:admin)
http://gregmcdade.com/zn/464/